百人牛牛

                                                                        来源:百人牛牛
                                                                        发稿时间:2020-06-01 07:56:43

                                                                        孙成昊:我认为这件事对特朗普肯定是非常不利的。因为本身疫情所造成的这种经济损失,已经对特朗普造成非常大的打击了。这种社会不稳,民众也是看在眼里的,无论是非洲裔美国人还是其他族裔的美国人,他们肯定希望大选年至少是一个稳定的一年。本来一些人对他抱有一些期待,因为已经有些城市开始复产了。结果各地现在出现了各种抗议,包括一些城市进入宵禁,族裔冲突又把生活状态往回拉了,有些人可能也不敢出门了。那么这对急于复产的人来说是一个打击,他们肯定会怀疑是不是联邦政府的政策出了问题,对特朗普的执政能力产生怀疑。

                                                                        是否会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黑人民权运动一样带来进步性的后果?我觉得好像这次我没有看到,因为背景是不一样的。当时是美国进步主义运动勃兴的时期,包括平权、妇女权利、黑人权利等,这是当时社会的一种主旋律。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情景是什么呢?是美国社会总体上还是一种右翼回潮,而这场抗议则是对这种回潮的一种反应。

                                                                        种族矛盾是美国一种痼疾,而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整个社会向右转,导致美国社会中种族歧视进一步泛滥。特朗普可能是这几届政府里和黑人最疏远的一任总统,再加上疫情,就可能使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很大的事情。

                                                                        澎湃新闻:这场抗议浪潮无疑又给今年的美国大选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因素,您怎么评估这一事件对大选的影响?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在6月1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来自CNN的记者提问称:有美国官员和机构提到了外国势力对当前美国局势的影响,包括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他尤其提到了中国社交媒体上对美国局势幸灾乐祸的表达。还有人注意到了不少社交媒体将美国局势和香港局势的比较。还有一家社交媒体监测机构的CEO表示,他们也看到了来自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的社交媒体网络的很多账号在有关美国局势上极其活跃的状态,他们也在进行进一步的观测。不知道您对这些说法有什么评论和回应?

                                                                        李海东:现在抗议群体里面还没有产生出来一些像样的领袖式人物。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里边有很多不同的黑人领袖,像马丁·路德·金、马尔科姆等人都是很杰出的精英,懂得策略,懂得斗争。但现在这场抗议运动中还没有出现这种人。所以这就意味着,这场抗议运动持续时间可能不会短,但是会否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抗议运动那样有革新性,可能性不大。但是因为事情还没有结束,所以我们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或进一步强化族裔矛盾加剧趋势

                                                                        倪峰: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

                                                                        总而言之,警察致弗洛伊德死亡,直接激发了黑人内心深处对历史上遭受歧视的深层次记忆,现实生活中遭受不良待遇也强化了这种悲惨记忆。再加上现在美国国内社会高度分裂,白人与黑人以及其他族裔之间族群对立严重,这使得当前种族骚乱的规模和影响更大。

                                                                        因为上述这些原因,它的规模和势头都比2017年的夏洛茨维尔事件要严重一些。所以我认为事件最终还是会平息,但它展示的这种深层次问题可能很难得到解决。